直楬

有一个夜晚我烧毁了所有的记忆,从此我的梦就透明了。有一个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,从此我的脚步就轻盈了。

就在此时就在此刻
我想要做全世界最爱你的人

我不想做路人甲,我要做女主角。

秋风起,整个人处于转季的困倦之中,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在睡觉。
早上上班的时候,钓鱼钓到看桌上的文件都看出来猪的形状。真的好想整个头砸在桌面上。
在重庆机场过夜的时候,戴着耳机和眼罩,就躺在机场的座位上睡下了。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觉得自己空空荡荡随风飘啊飘,不知道落脚哪里。当耳机出现那首《枫》的时候,突然感觉灵魂被点亮了一下,就像一个在黑夜行走的人突然看到一只在头顶上飞过的萤火虫。后来再也没有放下这首歌,在飞机起飞时,手机播着这首歌,让这首歌陪我见证这个紧张的感觉。后来再次拿起手机听歌,都会寻找这一首。
我只是想知道,为什么会听到这一首,感觉灵魂被点亮了。
过往温柔已经被时间上锁,只剩挥散不去的难过,在山腰间飘逸的红雨随着北风凋零,我轻轻摇曳风铃,想唤醒被遗弃的爱情,雪花已铺满了地,深怕窗外枫叶已结成冰。缓缓飘落的枫叶像思念,我点燃烛火温暖岁末的秋天,极光掠夺天边,北风掠过想你的容颜。我把爱烧成了落叶,却换不回熟悉的那张脸。
当年在哈尔滨,大概是初吻后的第二天,睡觉前一起放下耳机,一起关掉手机,一起停掉音乐。然后发现我们听的同是这一首《枫》。我想,从那一次默契后,我就再也没有放下这首歌。正如歌词写的那样,过往温柔已经被时间上锁,只剩挥散不去的难过。当初把这段感情割舍,是怎样的难过,随风而出的眼泪,都像那段青涩的感情一样,不会再有了。
国庆期间去了四川峨眉,去了他当年去过的那个山,去看了当年他看到的风景。相差了两个月,看到的东西应该也不会差太远吧。当年他把门票寄给了我,我把这份温情永远锁在心里,不再打开了。我亲自过来了,我感受到了,走过你走过的路,看过你看过的景。然后一切都过去了,都是过去了。

感谢上天,对我不薄。让我又遇到一个温暖的爱人。
我以后都不想再哭了,我要在他怀里尽情的笑。我要像女儿一样在他怀里撒娇,我要像母亲一样给他无限的关怀和爱,我想和他开开心心的在一起。
既然人海茫茫遇到了你,既然我们选择了在一起,我们就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吧。

然而就是在此时此刻,我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。应该留给我的回忆,一个都没有。

现在买衣服,买来买去还是买了基本款。现在听歌,听来听去还是听旧歌。现在看电影,看来看去还是看旧片。我想,会不会爱来爱去最后还是爱回当初的那个人。

忘了说,long time no see 。

我消失的这一年。
2015年6月2日,我记得那是他的毕业照,从微博上搜索查到的。我想,他没有告诉我,也没有邀请我,大概他的家里人都在,我去会很尴尬吧。所以他也没邀请我这边的朋友去,去参加他毕业照的朋友,都没有告诉我,也没有发朋友圈。我猜,应该是把我屏蔽了吧。
我刷了一天,都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。
我想,不管怎么样,这是他人生中的重要日子,就算没有我的参与,我也应该给一个祝福吧。毕竟,他来过我的毕业照现场。尽管,看我只是顺便的。
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,也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,只是给他打个电话,都要鼓起极大的勇气。那是多么大的勇气。
那时候好像是九点多,我想,下楼跑个内环吧,如果他问起我,还可以告诉他我在运动,离开他后的我还是那样健康乐观。下了楼,兜了条小路上到正路上,拿出手机,迟迟不敢打过去。我说,跑到路口再打吧,这样说话听起来也像是正在做运动。到了路口,还是没有打,看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,没有拨过去。要说什么呢?第一句说什么?如果他跟我对话,问我近况,我该说些什么呢?我们能通话多久呢?如果他在聚餐,如果在喝酒,会不会和我说很多呢?我们要聊些什么话题呢?
我脑海里面出现了很多对白,我想了好多想对他说的话,就算是闲聊,也在想他会想聊什么话题。想啊想,就跑过了学校。我想,既然都还是没有勇气打过去,就跑跑吧,跑到放松一点了再打给他。我说,不如就跑到华工打给他吧。
没想到广工到华工竟然那么短距离,竟然那么快就跑到了。我还是没有打过去。为什么要那么纠结呢?不就是一个电话吗?既然都决定要打了,为什么不索性打过去呢?如果过了今晚还是没打,一定会很后悔的。打吧,打吧。
就快要跑出华工了,过了前面路口,就离开华工了。我说要在华工打给他的,不要再犹豫不决了。终于把手机里那个电话拨过去了,手机没有卡机,嘟了5声,他接起电话了。我猜,这5声的时间里,他会不会看着手机不知所措。
他还是叫我“娟”,还是熟悉的声音,我没听出他对面那边在哪里,在干什么,我也没问。我在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听起来都很轻松,我跟他说了毕业快乐。听他口吻,好像事先就让其他人不告诉我,但我还是知道了。他说了多谢。
他问我在干什么。跟我预想的一样,我说明天答辩,今天在跑内环。他说,哦哦,那你继续做你的事吧,好吗?
我说好。
挂了电话,也算是松了一口气。总算把我最后的祝福送了出去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终于说完了,最后一通电话。
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,我声音有一点颤抖,如果他在现场,应该也会发现我的手也有点颤抖,只是一通送祝福的电话,竟然要我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才能完成。我想他永远也不知道这是多么大的勇气。
后来我跑完了全程,我告诉自己。那些都是过去了,我不会,不会再联系他了。我们都各自做各自的事吧,不要再有一点点打扰。
再见吧,我的爱人。